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多余的生命

多余的生命
      
   
    深秋的夜,来得格外得早,静得却让人害怕。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早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惟有李大爷家的那盏白炽灯还放射着微弱的光什么样的癣会是白癜风芒。
    “孩他爹,你就把孩子接回来吧!怎么说也是我们的骨肉啊!”李大妈坐在炕头上有气无力地对在一边抽旱烟满脸惆怅的李大爷说。
    “啪”的一声,李大爷把一只泥作的烟灰缸仍到地上,摔了个粉碎。恶狠狠地说:“你整天就知道絮絮叨叨,烦死了!接回来,你说得倒容易,你以为那2万块钱是大风刮来的。过两年儿子就得找媳妇了,没有新房,谁家的闺女跟你啊!你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怪就怪你自己,当年为什么不一下生个儿子?。。。。。。”说着,说着。他陡然一抬头,发现老伴躺在炕上,直喘粗气,说不出话来。心想:“坏了,老毛病又犯了。”他急忙帮她拍胸捶背,忙说:“我去,我明天就去。”
    第二天天刚亮,李大爷就起来忙活着,刮了刮胡子,换上了一双新布鞋,骑着那辆‘破金鹿'就走了。李大妈也没有向往常一样下地干活,而是跑到了邻村买了2斤韭菜,包起了饺子。她时而看看墙上的挂钟,时而到村头瞭望,好象在期盼着什么似的。
    “叮呤呤。。。。。。”伴着一阵急促的车铃声,李大爷回来了。在他身后跟着一个看上去只要16、7岁的小姑娘。她身穿一件古铜色的上衣,头上还戴着一束鲜艳的红头绳。她两眼茫然,凝视着院子里的每一个角落。一切都显得那样的陌生,那样的冷淡。
    “你听没听说?李家的大闺女--燕子没死,现在回来了,是他为了生个儿子,送人
    了。现在已经上了户口,回来了!”爱说话的杨二嫂在村里嚷嚷着。片刻,李家闺女回来的消息传便了整个李家屯。
    有的说:“老李,你真是神通广大,竟然半道上捡了一个大闺女!”也有的说:“你可真有福气,一儿一女.多好啊!”面对乡亲们的话,李大爷只是一笑而过,根本听不进去,在视野中不断浮现的却是那一张张崭新的百元大钞。
    傍晚,趁老伴出门办如何让白癜风快点好事之际,李大爷把燕子叫到屋里,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你也不小了!该懂事了!这些年,我与你母亲整天忙碌就是为了凑钱,给你上户口。你应该理解我们家的情况啊!”燕子听了微微地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这个17年中只见过5次面的父亲的意思。
    初冬时节,再不愿看父亲那张阴沉的脸的燕子到县机械厂打工去了。李大妈想闺女,于是经常落泪;李大爷则隔三差五的去村收发室,期盼着能够早日收到燕子的汇款单。
    一个月后,因作失误、手指被绞伤的燕子回到家中,李大妈住娘家去了,只有李大爷自己在家。
    刚进门。李大爷就问:“厂里赔偿的那500块钱呢?”
    “在这”。燕子把钱交到父亲手中。
    李大爷抢过钱,聚精会神地数着。突然大问到。“怎么少了50?”
    “我。。。。。。我买了一双皮鞋。”燕子用鄙夷的眼光盯着父亲,吞吞吐吐地说。
    “你没挣倒钱不说,竟然还去买皮鞋,真是气死我了!”
    刹那间,燕子不知那来的勇气,大声地质问着父亲:“为什么弟弟能买?我就不行?”
    “因为他是我儿子,他能为我李家传宗接代!!!”
    直到邻居听见后,这场战争才得到停熄,燕子含着眼泪进了堂屋,李大爷则去帮别人干活去不了解为什么女性容易患上白癜风了。
    夜幕降临时。李大爷回到家中。发现家里还没有长灯,他心里还在纳闷。当他走到堂屋,打开灯时,却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吓坏了:燕子吊在了梁上,身上冰凉,显然已经死了多时,桌自上放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几行字   李大爷看后,你还为你的长寿而忧愁吗不禁老泪纵横、号啕大哭。。。。。。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