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Hello To Myself 32ghoyq0

题记:WhatisB?B就是我们,这些想要成为A却依旧在B的人生轨道上行驶的人。每个人都有做梦的权利,不是吗?   

  (一)   

  毕业将近,同样的,对于叶晓曼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子,看着自己那不争气的专业成绩时,嘟着嘴,整个人无精打采地坐在教学楼的台阶上,满脸愁绪。冬日的阳光难得才挣脱乌云的束缚,逃脱出来,吝啬的喷洒着久违的阳光,叶晓曼撇了一眼天空,恨恨地说:“连你都这么讨厌,我不理你了!”   

  简历投了十几二十家,个个都像石沉大海般了无音讯,眼看着周围的同学回家的回家,考研的考研,找关系的找关系,这一刻,终于体现了拼爹的强大了,没有爹的,有个靠谱的男朋友也行啊。   

  叶晓曼呢,双手一摊,自己除了有一个会种地的老爸外,就是那满地金灿灿的大麦子。有时候想想,还不如回家种地呢。,怎么说也是种营生啊,总比现在这样虚度光阴好吧。   

  手机铃声响了,“喂”   

  “喂,您好!我们是北京XX传媒有限公司,您投的简历我们已经收到了,希望您近期可以到我们公司面试一下:公司地址北京是朝阳区XXX号”叶晓曼停顿了三秒,太棒了!终于有点音讯了,不过为什么是北京呢?有点远唉!我现在在徐州,这可咋办呢?   

  叶晓曼十分的踌躇。   

  (二)   

  叶晓曼往自家院子里探了探脑袋,发现没有人,于是蹑手蹑脚的走进去。耳边响起了深沉的声音“不天不地的你咋回家了?”身后是被晒得黝黑的老爸。叶晓曼满脸堆笑说:“学校没什么课,我就回家来了呗,你咋没去地里呢?”老爸从三轮车上卸下打药桶,“俺刚从地里打药回来,洗洗手给闺女做饭”叶晓曼在院子里不停地转悠。一会儿逗逗家里的小狗,一会儿追追家里的小猫。忽然,她大喊一声:“老爸!”老爸赶紧从厨房跑出来,表情严肃地问:“怎么了?”叶晓曼挠挠脑袋,笑着说:“喊你玩!”“瞎妮子没事瞎叫唤什么”老爸嘴里嘀咕着。老爸烧了几个拿手菜,爷俩一起吃的不亦乐乎。叶晓曼放下碗筷,一本正经地说:“北京XX传媒公司给我打电话了!”老爸“哦”了一声。“我准备去!”叶晓曼说的时候两眼放光。仿佛一片大好前景已然展现在她的眼前。老爸沉默了一会,“北京是个好地方,想去就去吧,钱不够俺给你准备点钱。”   

  叶晓曼心里更开心了,有了老爸的支持,这次她更加胸有成竹,鱼也吃得格外的香。“钱我还是有的,但你再给我1000,以防不时之需呗”   

  (三)   

  北京大地方,叶晓曼看着北京交错的公路,,心里竟莫名的担忧起来:万一桥塌了怎么办呢?出车祸掉下去怎么办呢?为了极度展现自己的气质,叶晓曼只是将手里的包抓的更紧了。“在那些高耸入林的写字楼间,总会有那么一个角落是属于我的吧。”叶晓曼心想。   

  到底是传媒公司,高大的落地窗被擦的一尘不染,强烈地反射着温暖的阳光。叶晓曼提了书包,昂首阔步地走了进去。那一刻,她好像懂what is  请问治疗白癜风最好的方法是什么?fashion?Fashion,气派,白色的柜台,夸张的设计,叶晓曼觉得自己花了几百块钱买的新衣服显得那么的黯淡无光。   

  排在叶晓曼前面的是一个扎着马尾的高高瘦瘦的女生,她转过身来,用流利的普通话问:“本科吗?”叶晓曼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我本一的,你呢?”说那句话时,叶晓曼注意到她的头上挂着一个圈,闪着胜利者的光芒。叶晓曼把头埋得很低,用蚊子叫般的声音回答“本三的”奇怪的是她的听力怎么会这么的好,“什么?三本的,我去!”   

  叶晓曼的脸涨得通红。   

  面试官看了一眼叶晓曼的简历,“江苏师范大学是矿业大学的一个校区吗?”   

  “不是,是二本”   

  面试官为自己的孤陋寡闻勉强的笑了一下   

  “江苏师范大学文学院啊?”   

  “不是,是科文”   

  叶晓曼的脸涨得更红了。   

  “啊!”   

  “啊!”   

  这一天里,叶河北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晓曼听到的最多的就是“啊”,自己就像别人眼中的怪胎,不论出现在哪,都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北京那一座座高楼,高的耀眼,晃的脖子疼。   

  叶晓曼回来了,确切的说是灰头土脸地回来了,站在巷子口,听到老爸正在跟邻居聊天,“我女儿是大学生!”   

  听到这话时,叶晓曼哭了。她闭上眼睛,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后仰脑袋,让眼泪回流。   

  “哟,小曼回来了!”邻居们热情的和叶晓曼打招呼,她只是尴尬的笑了一下,便低着头朝自家的院子走去。推开房门的一瞬间,叶晓曼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眼泪“哗”的一声倾巢而出,她把头埋在被子里,尽量让抽搐的声音减到最小。可能是哭累了,叶晓曼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老爸依旧做了几个自遮盖白殿风选什么产品会有好效果呢己的拿手菜,不一样的是今天老爸特意准备了一瓶酒,头一回主动让自己的女儿陪自己喝一杯。   

  白酒狠辣,呛得叶晓曼连咳嗽了好几声,老爸却开心的笑了起来,粗糙干瘪的皮肤拧在一起,“怎么?受不了这个味?”叶晓曼吐了吐舌头,“太辣了!”老爸笑得更开心了,“辣?那怎么那么多的人稀罕它呢?”说完就是一大口酒下肚,叶晓曼看着自己杯中的酒,又喝了一口,还是很辣。叶晓曼好像知道老爸是要告诉自己什么了,这杯酒永远都不会变,能变得只有自己。   

  (四)接纳自己   

  一切都在叶晓曼的预料之中,北京的那家传媒公司并没有录用她。她还是每天都在大大小小的网站投着自己的简历,参加者形形色色的面试,面对着各式各样虐到离谱的问题,叶晓曼依旧紧张,依旧答的不好,但至少她会昂着头,挺着胸,和对方的眼神直视。后来有人问了叶晓曼这样一个问题“[url=http://www.ltjzw有谁知道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的科技最好.com]合肥权威白癜风医院[/url]你一个本三的学生怎么会有胆量来我们公司面试的呢?叶晓曼想了一下说“如果我连这样的自己都接受不了,因为害怕被虐而不敢来面试,那么我又凭什么让别人接纳这样的我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