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走进我爱你

这是韩国电视剧《结婚》的片尾曲,许晋豪唱的。很遗憾的是没有看过这部剧。初次听到这首歌曲是在理发店里,感觉特别愿意听那旋律。我就要求老板娘的徒工多放几次,老板娘很豁达,把这首歌设置成循环播放的形式。我就是在这首歌周而复始的音律里,一边体味和一边享受的。

  直到我的头发被吹干,付完钱,即将走出那个温馨小屋的一刻,老板娘微笑的对我指着身边的一个女孩说:“你们两个很相似啊。”我便抬头仔细看那女孩:亭亭玉立,宛如一朵盛开的芙蓉。白皙的脸皮被我的端详看得绯红得扭过头去。从年龄上我们找不出丝毫的相似。我猜想,一定是对这首歌的情结了。有人称赞音乐说:音乐是最灵动的沟通方式。我不禁感觉在这个小小的世界,有个这样的“知音”而欣慰。

  我仿佛看到她在这首歌曲的旋律里,等待心上人的来到;盼望久别的重逢;诉说着伤感的思念;强咽着那一滴只要一个字就能掉出的泪水。

  正如歌词开头所说:“喜欢你 是一种奇妙的事 ,我自己也无法解释。 ”是的,喜欢一个人没有理由。感情就是这样的微妙,犹如朝露等待阳光的升华;犹如柳絮,等待春风去吹。

  “我爱你 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字 要用灵魂刻最美的诗 我将一生写上你名字 我爱你 想要对你说声千万次 只怕时间不够我表示”。听着歌曲的诉说,我惊叹女孩的貌如艳花了,原来爱情让一个人变得这样的光华。这时候,楼上一个老太太,叫着梦梦接电话。老板娘笑如夏花,说道:“梦梦的腿都跑断了。呵呵”然后,颇有感慨的对我说:“时光催人老啊,看到这些年轻人爱得轰轰烈烈的,真是羡慕。你说,我象她们这么大的时候,男生和女生从不敢当众对话。这才过去几年啊?现在的年轻人啊,一日不见,好象过去半年似的。”楼上的老太太说:“这帮小年轻的,说话都不背着人了,什么都敢说啊。大白天的,就抱着亲啊亲的。世界可真疯狂啊。”听着老太太的话,我们都笑得不行了。老板娘说:“你还笑?”“我还行呢,我和我老公是处的对象,心理还有个准备呢,我奶奶结婚那天还不认识我爷爷呢。”然后,楼上的老太太就给我们讲了一个结婚那天送北京那有专业治疗白癜风新娘送错的故事。

  我想,幸亏那样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试想,有几位幸运的女人能够上错花轿嫁对郎呢!“海枯石烂”、“天长地久”都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可见,历史上也不乏刘兰芝和焦仲卿般的爱情。“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治疗白癜风医院怎么样移,妾当做磐石,君当做蒲苇。”即使连这样坚韧的爱情,最终的结果也是合葬华山傍。悲剧啊。所以有人不把悲剧的原因归于封建吃人的礼教,而说成是,天妒爱情。所以生活不打不热闹,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是祸害。现在社会的男女主人公们可真是大显身手毫不示弱呢!这样的闹也只能是把伤口越撕越大,最终伯劳分飞。闹得个孤帆远影碧空尽;烟花三月下扬州的结局。

  分手是多种多小孩会得白癫疯吗样的。有的把彼此大骂一顿,然后,老死不相往来。有的被对方臭骂一顿,另一方憋气窝火,报复的。

  我见过这样的一对,他们至分手也许都是爱着对方的。他们彼此真的什么也没有做对不起双方的事情,那个男人说:“世界上往往有一种人,表面很圣洁,背地里做些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女人说:“是的,我就是。”那分明是一种分辨不清的反抗。既然已经分辨不清,不如承担下来吧,独自一个人承受。“我爱你 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字 要用灵魂刻最美的诗 我将一生写上你名字 我爱你 想要对你说声千万次 只怕时间不够我表示”,这是一种心痛的宣泄。春宵一刻值千金,这样的时间是用来说爱的!男人,你可能胜利了。但你伤害了一个你爱得那么久了的女人,分手的那刻,她还要默默独自的承受!

  我想起了一个故事,小时侯大人们讲给小孩子的,说梁山伯和祝英台十八里相送。可是,每当一个人到了自己住处的时候,害怕对方孤单的回去,最终走坏了两双鞋子。祝英台怕梁山伯看到她的裹脚,就在井台上坐下来,以耳坠替妹妹私定终身。只可惜,兰台公子未读庄生晓梦迷蝴蝶!庄子鼓盆的声音对他没有丝毫的震撼。

  我耳边回绕着这样的几句:“我爱你 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字 要用灵魂刻最美的诗 我将一生写上你名字 我爱你 想要对你说声千万次 只怕时间不够我表示” “就从现在开始, 让我抱你一辈子北京看白癜风好医院”“ 情路中 有许多伤心的事 我会努力让他消失 看著你笑的像天使 就算在苦也值得试”“ 我爱你 想要对你说声千万次 只怕时间不够我表示 就从现在开始 让我抱你一辈子。”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没有了爱情,人心里人间的美好便不在存在。在朝云死后,苏轼不再唱那蝶恋花,因为他总想起其妾朝云生前每唱到“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的流泪。

  呜呼,虽然诗词各自意境不一,安能不催人泪下。“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君不见长生殿里嗟空叹,蓬莱海上孤月寒。历史上可曾剃度一个叫行痴的帝王?问山峦?山峦无声做答。然而,天宇清风徐来,被自然过滤后的思绪在花前拂过,微风去过,我仿佛闻到一丝苦涩的清香。

  在我对歌曲的体味里,我祝愿天下所有爱着的人和被爱的人的爱情地久天长。

  走出小店的那刻。我回首告别,心理说:“我爱你,这是世间最美的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