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火机

火机
      
   
    大拇指一按,“啪”,火机就着了。
    正是夜黑风大的时候。
    他点燃了一堆柴禾。不一刻,就见烈焰冲天而起。柴禾垛连着三间茅草房,也连着个用茅草搭制的马棚。房子上的茅草已经燃着了,但房中的人并未知晓。睡得太沉了。可那拴着的马却“咴咴”地猛叫起来。原来马尾巴已着了火了。
    这个村子有个人坏了肚子,出来窜稀屎。他刚刚出了屋子,那屎还来得及窜呢,就听见了马叫。他循声望去,但见火光熊熊,烧得正烈。他大叫:“着火了   等他到了那儿,已晚了。整个房子都被火包围了,拴马的绳子已被烧断   人!房里面有人!窜稀屎想到这,禁不住浑身一哆嗦。这是,旁边的一家屋门开了,一个男子窜了出来。
    “快,救里面的人!快想办法!”窜稀屎朝他大叫。
    那窜出来的人见了这大火,又听见窜稀屎朝他大喊屋里有人,一时又急又惊又怕,竟瘫软软地堆在了地上。就见他一脸的蜡黄,浑身冒着虚汗。
    窜稀屎猛地想起一事来。他快步进了旁边那家的屋子。他进了里屋,这家的娘们儿正光了身子站在那儿穿裤子。突见进来一个屎味熏天的大男人,立时吓得魂飞天外,手一松,刚提起来的裤子“刷”地落到了脚面上,露出来两条瓷白瓷白的裸腿和一个鲜红红紧绷绷的三角裤叉!!
    不过,这窜稀屎还不稀罕看这个呢。他扯了一条被子放到屋外的水缸里浸透了,然后往身上一披,直冲那着火的小房。窜稀屎撞开了小房的破门进到了里屋。烟熏火燎,难睁双目。烟火呛得他咳嗽不断,流水流了满脸。他往炕上一看,真的有两个人,其中一个还“呼哧呼哧”地打着呼噜呢!
    窜稀屎把炕上这二人猛踹,边踹边喊:“起来往外跑!着火了,快起来跑   “噌”,起来了一个人,是个年轻的壮如牛犊子的小伙子。就见他只穿了个短裤连眼也不睁猛地就往那窗子撞去。“啪嚓”一声响,窗子坏了,同时这牛犊子也跳到了房外。可炕上还有个人,一看,还是个老太太,再看,竟然还是个瘫痪!窜稀屎一弯腰,抱起老太太就往外跑。
    没等他跑几步,“嗵”地一声巨响,房子塌了,两人都被埋了。
    再说那牛犊子小伙儿迷迷糊糊地跳到了房外后,睁了眼睛,就看到了那火和那众多的观火的人,立时就醒了过来。白癜风早期图片醒了过来他就向那火冲去,刚刚接近的时候,那房子就塌陷了。
    “娘   火渐渐地熄了,牛犊小伙儿也终于翻出来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上一下的。上面的是牛犊小伙寒假治白癜风公益援助儿他娘,已血肉模糊   大拇指一按,“啪”,火机就着了。]
    他只是点燃了一支烟。缓缓地深深地吸了一口,很过瘾很解恨的样子。
    自始至终,他漠然地看着这一切。他脸上很平静,心中很喜悦。可是,别人是看不到他的,因为他在远处。
    可是,牛犊小伙儿心里却有他!
    “嫂子,”牛犊小伙儿对窜稀屎的媳妇说,“这五万块钱说什么你也得留下。我大哥为我家烧成那个样子,我要是一毛不拔的话,我还是个人吗?我知道我大哥是好人,刚强。可是,治伤总得要钱的啊,虽然你家的钱还够的,可是这钱反正我也不用了。就全当是我借给你们的,就全当是我把钱寄存在你家,以后再向你们要。无论如何,今天这钱我是不准备从你家拿走了。”
    牛犊小伙儿说完,把钱放在炕上,没等窜稀屎媳妇说话就走了。
    窜稀屎媳妇进了里屋,正见窜稀屎醒来。她就埋怨:“就你英雄,别人都是狗熊。你和他非亲非故的,平时也没什么交往,何苦鬼迷心窍地弄成这个样子?已经成了这个样子,要他几个钱还不行?你可怜人家,谁来可怜你呀!”
    “放屁!”窜稀屎大怒,“你知道个屁。做人就得正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人家就要被火烧死了,我能眼看着不管吗?我烧成了这个样子,自己有钱先治嘛。你向他要钱,你也不是不知道他穷得要死。他拼死拼活地干了好几年就挣了那么几个钱,还要办丧事,以后还要取媳妇,哪够啊。我是想,让他缓几年,等有了钱了再来报答我,现在给我,我要是要了,那不是把他推进了火堆吗?我还是人吗?”
    窜稀屎突然压低了嗓音:“这里有个事儿。他在外边处了个对象,女的已经同意了。可那女的她哥总是嫌他穷,又有个瘫痪的老娘,总不同意。就这么着,已经有了点仇了。这次的火可能就和这有关。”
    大拇指一按,“啪”,火机就着了。
    他又点燃了一支烟,深吸一口,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然后,他看着那烟圈缓缓地向前滚动。
    “爸   “喂,去看看孩子怎么了”他很不耐烦地吆喝他媳妇。
    他媳妇刚出去,就又退着进来了。“扑通”一声,仰面便倒。她左胸有一个大洞,正汩汩冒血呢。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病好
    他的心狂然一跳,正想起来,牛犊小伙儿的刀已到了,直刺入他的胸口。牛犊小伙儿把手脘一转,抽刀,血喷。再刺,刀入,手脘一转,刀出,血喷。
    人已死了。
    牛犊小伙儿,坐在沙发上,拿出一张相片,看着。那相片是个女孩儿,非常的漂亮,还甜甜地笑着呢。他见她笑,他也笑,也笑得甜甜的。只是他有了一脸的清泪。
    警笛响了。
    他拿起那个火机,把相片缓缓地放在了火机口上。
    大拇指一按,火机就着了。
      
   
    2002年月日
返回列表